主页 > 冒险电影 > “四六箱”50万元财宝蛊惑东兰老汉20载
2021-01-09

“四六箱”50万元财宝蛊惑东兰老汉20载

上世纪九十年代初,我国南方有不少地方刮起了“四六箱”寻宝风,不法分子借机进行诈骗活动,一些发财心切群众上当受骗,不少人因此倾家荡产。事隔20年,尽管大部分人认为这是一场骗局,但仍然有少数人仍然幻想着天上能掉下馅饼,东兰县隘洞镇某村的韦大爷就是其中的一位。

今年已年近八旬的韦大爷,为人忠厚老实,初小文化,育有4个儿女。1989年3月的一天,外村的一个同族、曾当乡干的族侄子韦某来到他家,韦大爷盛情款待了这位以前从不光顾自己家的族侄。席间,族侄与大爷闲聊一番后,神秘兮兮地跟他说,1949年蒋介石败退海外前夕,*********某军官在大陆某市留下了大批的财宝,锁在一只神秘的箱子,人们把它叫做“四六箱”,由*********某将军的后代保管。现在国家要开发“四六箱”,但持宝人要国家凑足1亿美元后,才同意开箱拍卖箱内财宝,由于国家没有能力凑足这笔资金,所以决定在民间募集部分资金。韦某还有意无意地向韦大爷透露“发财”良机:交款1000元的,开宝时获利10万元!现在参加寻宝的人很多,募捐款项已近8000万美元,谁先捐谁先获利,并且都是内部指标。

韦大爷全家上下辛勤劳作,家境殷实,但他并不满足现状,想把家业做大。他先前也听人们议论过“四六箱”,但都是道听途说,对此将信将疑。现在听族侄这么一说,便打听如何募捐、以后红利跟谁领取等问题。见韦大爷动心,族侄立即从包内取出一本花名册,指出本地及外地人集资人姓名、集资数额、份额,韦大爷浏览了一番,打消了心中最后一点疑虑,当即表示参加集资。当时家人都外出未归,他便背着子女先交了1000元钱,获得了一个“份额”,从此加入“寻宝”行列。 至1995年止,韦大爷先后共向族侄交了5000元,获得5个所谓的“份额”。韦大爷寻思着,日后这5个“份额”可以分到50万元,这是多大的一笔财富啊!

随后,韦老汉就日盼夜盼着“四六箱”开宝的日子。2007年8月的一天,他的“上线”——族侄终于给他送来了一张《中华民族ak慈善动款环球通卡》(以下简称《环球通卡》),并称此卡是寻宝人分红的的凭证。

韦大爷当时欣喜若狂,认为梦想就快变成现实,在得知这张卡还未能领取现金后,他一度有些失望。2008年,族侄韦某意外身亡,韦大爷尽管有些沮丧,但他还是坚信这一切都是真的。

今年春节期间,因高血压、动脉硬化等疾病,韦大爷身体每况愈下。感到来日不多,他便从箱子里取出《环球通卡》,向子女们简要叙述“寻宝”经过,并就日后如何处置那笔50万元的“财富”作了“安排”,叮嘱子女们要耐心等待,等待……

子女们恍然大悟,父亲多年来省吃俭用,竟然是为了手中的这张硬纸质彩色卡片!

经仔细观察,此卡大小与银行卡相同,卡正面中间的位置印有外国人物的头像,图像四周注有“同盟银联”4颗字,右下角有确认号,佛光、宝塔、观世音像等图案构成,卡背面还有几行模糊的文字注明:“凭此卡确认、领取款项、有效证件和各项扶贫分配物资。”然而,什么时间、到什么地方领取什么款项,领取什么扶贫物资?谁也无从知晓。

据了解,这个所谓的“四六箱”寻宝活动,性质与非法传销活动大同小异,也是利用发展下线的模式,每发展一个下线,这个上线便可从更高一级上线那里获得获得一个所谓的“份额”,而每一个上线收取到的“集资款”是否上交,交给了谁,参加“寻宝”的谁也说不清。

即便如此,20多年来,我市各地仍有一些人为利所惑,参加所谓的“四六箱”寻宝活动。这样一出拙劣的骗局,仍然让许多被骗者深信不疑。

如今,躺在病榻上的韦大爷,每天都要拿出这张充满诱惑又带有神奇的通卡,苦苦地等待着“上级”的取款通知……

看着卧病在床的韦大爷对他以为能带来“财富”的《环球通卡》心存幻想,子女们既感心酸又万般无奈。(孙杰)